文章內容

魔戒二部曲-雙城奇謀(改編版)

一 雪中與魔性的戰鬥

“璦琍絲!”佛羅多大喊道。”放心,我沒事的,你看,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嗎?”
“走啦,快點出去!"勒苟拉斯說。就這樣,璦琍絲成功打敗炎魔,一行人往出口走去。亞拉岡往山下看去,"洛汗國..."金靂覺得很奇怪,亞拉岡不曾露出如此感傷的表情,"你發現什麼了嗎?"金靂問。”洛汗國的戰爭即將開打,薩魯曼正在培育他的半獸人大軍,我們必須趕去幫忙,璦琍絲,佛羅多就交給你了。"說完,魔戒遠征隊即將解散的事,讓大家都十分不捨自己的隊友。"你們就去幫忙吧,"璦琍絲說,"還有,這把劍跟這面盾牌,你們有需要就拿走吧。””喂喂喂,妳這未免也太亂來了吧?”飛烏龜叫著。”沒關係,就算空著手,我也能作戰!”璦琍絲一邊說著,一邊將自己的劍和盾牌遞給亞拉岡。隨即,魔戒遠征隊,就這麼解散。
山上下著大雪,璦琍絲和佛羅多步伐蹣跚地走著。地面上的積雪大約有二十公分吧。佛羅多不但必須承受魔戒對他的折磨後,又要在天氣狀況如此惡劣的山中不斷趕路,疲累不禁湧上他的心頭。他越走越慢,璦琍絲察覺到他的疲累,於是問他:"你是不是累了?積雪讓你感到很難走吧。"佛羅多點點頭,飛烏龜也承認自己想休息,"我的翅膀越來越重,龜殼也快被雪壓破了。""那就這樣做吧!"璦琍絲說,"隱藏著星星力量的鑰匙啊,在我面前展現出真正的力量。跟你訂下約定的璦琍絲命令你,封印解除!""火啊,馬上化掉所有的雪!火!"璦琍絲在雪中施展魔法,解決了積雪的問題。”看哪,那邊有一個洞穴,我們快點進去吧!”飛烏龜指著前方說。”這時,傳來一陣詭異又尖銳,足以陣破耳膜的叫聲,”戒靈!”佛羅多說。璦琍絲再次揮舞魔杖,"透過!""喂喂,璦琍絲,你該不會想要用這張牌在半路上把我們隱藏起來吧?"飛烏龜傻眼問道。"不然還能怎麼辦啦?”璦琍絲沒好氣的說,”拜託喔,你現在不要出聲音啦!”
戒靈在山邊徘徊了好一陣子,終於離開了。"我們快進那個洞穴裡!”璦琍絲收起魔杖說。”不曉得亞拉岡他們怎麼樣了?”佛羅多自言自語的說著。

二 洛汗國的鏢騎

亞拉岡、勒苟拉斯、金靂和甘道夫來到洛汗與剛鐸的邊界,”薩魯曼買通的手下:葛利馬巧言,早已作弄洛汗國的國王希優頓許久,現在,薩魯曼的半獸人大軍即將侵略洛汗……”甘道夫語重心長的說,”我們必須把希優頓王從陰暗中拉回來!””沒錯,尤其璦琍絲也借給我們這些武器了,我們絕對不能辜負她借我們這些武器的用意啊!"勒苟拉斯說。"欸欸...我發現你好像喜歡她耶..."金靂開玩笑。"我我我...我哪有啊!"勒苟拉斯說。"好了好了,現在不是哈拉的時候啦!”亞拉岡在一旁認真的說道。”勒苟拉斯,你有看到什麼嗎?””沒有異狀!"勒苟拉斯說。”喂,鏢騎們的狀況怎麼樣?”亞拉岡轉頭問著對面的法拉墨大軍們。
“你是誰?從何而來?”法拉墨問。
“你老子先報上名來,我就告訴你我是誰。”金靂說。
“要不是因為你是矮人,我保證先砍斷你的頭。”法拉墨說。
勒苟拉斯舉起弓箭,”我會先讓你一箭斃命!”他激動地說,法拉墨軍隊的弓箭也紛紛朝向他。
亞拉岡看見這局勢,幽幽地從旁邊走出來向大家解釋,”我是亞拉松之子亞拉岡,他是矮人金靂,這是來自幽暗秘林的精靈勒苟拉斯,我們是希優頓王的朋友。
“好吧,我是迪耐瑟之子法拉墨,希優頓王早已不認識他的朋友,六親不認,還被巧言耍得團團轉……”法拉墨越說越激動,”你們要去拯救希優頓王的事讓我很感動,這兩匹馬送給你們,希望能夠帶給你們好運。”說完,法拉墨和他的將軍們撇頭就走。
四人來到了聖盔谷,”我們要見希優頓王,我們需要見他。””你們如果要晉見希優頓王,就必須把你們的武器交給我保管,葛利馬巧言有令。”駐守在聖盔谷大門前的守衛伸出手說。亞拉岡、勒苟拉斯和金靂都很不情願地交出武器,但…”甘道夫,把你的手杖給我。"守衛說。"你就讓一個老人家拄著枴杖走路嘛~”甘道夫說。守衛看他是個老人,翻個白眼也就沒再追究此事了。
“他就是灰袍巫師甘道夫,”巧言說,”我們不歡迎他。””我為什麼要歡迎你?”被巧言耍得滿臉蒼白的希優頓問。”王上,問得好!”巧言在希優頓耳邊偷偷的、輕輕地說。似乎是怕被發現,巧言的視線不時會偷偷飄向甘道夫。還沒等甘道夫開口,巧言就先一個箭步蹦出來了,”只會帶來惡劣的消息的傢伙,就是噩耗者!而你,甘道夫暴風鴉,就是那個只會帶來噩耗的噩耗者!"巧言為了自己的巫術不要被甘道夫破解,拚了命的轉移話題,卻只是在瞎扯些有的沒的。
“喂!葛利馬巧言...薩魯曼買通你多久了!你是什麼時候來到王上身邊的!你給我交代清楚!喂!說話啊!"法拉墨氣呼呼衝進來大吼著,還一邊抓著巧言的衣領,作勢要把他拎起來。巧言被這突如其來的局勢給嚇著了,想說話卻說不出來,嘴巴不斷地顫抖。趁這個時候,甘道夫:"希優頓王,我將要把你從黑暗中拉回來!"說著,他舉起手,巧言的手下也開始圍攻勒苟拉斯、金靂和亞拉岡,但他們三個卻完全不受影響,在沒有武器的情況下,把圍攻的人一一打趴了。

三 希優頓王金蟬脫殼

“哇哈哈哈哈…甘道夫,你在這裡沒有力量!”希優頓自滿的嘲諷著甘道夫,一邊笑一邊拍著手。"誰說的?"甘道夫眼中冒出火花,一股憤怒湧上心頭。"我不是灰袍巫師,我是白袍巫師甘道夫!”他脫下灰色的披風,露出雪白的新袍,”薩魯曼,請你立刻離開希優頓的身體!”甘道夫舉起手杖,指向希優頓,這時,希優頓的身體開始劇烈搖動,表情呆滯地望著前方……
臉上的皺紋慢慢消失,蒼白的頭髮漸漸染黃,粗啞的嗓音緩緩消失,蒼白的顏面漸漸有了血色,長亂的頭髮變得短而整齊:希優頓變回來了!
原先就一直待在旁邊看的洛汗國王女伊歐玟激動地抱著希優頓,感動的流下眼淚,"謝謝你,甘道夫,你把他從黑暗中拯救回來!"甘道夫笑了笑,”王上啊,你的力量還是存在的,你摸摸你的寶劍就知道!”甘道夫令人拿來寶劍,希優頓王一邊摸,一邊笑。隨後,他問:"奇怪了,怎麼沒看見希優德?""他已在戰場中犧牲。"伊歐玟說。甘道夫領著希優頓到外頭去,把過去被矇起來的自己和希優德埋葬起來。”其實這個世界並不陰暗哪!”希優頓說,”過去的我,惡夢連連,老覺得全世界都是黑暗的。但現在,我發現這個世界並非我想的那樣啊。””沒錯,這個世界是光明的。”甘道夫說。”欸欸欸,你要去哪裡?”甘道夫回頭看見希優頓不見了,不禁感到納悶。
不久後,甘道夫看見希優頓拖著一個人從聖盔谷走出來:被拖出來的人正是巧言!甘道夫看著城堡樓梯下的群眾和亞拉岡他們,也跑過去圍觀。"葛利馬巧言,我已被你矇在黑暗中許久,你的一言一語都是謊言,現在,我要給你嚴懲!”希優頓滿腔怒火。”求饒啊!我一直都很效忠王上,直到今天......求饒啊!!"巧言不斷的向希優頓求饒,眼神充滿哀傷與恐懼。"吼啊啊啊~~~"希優頓大吼一聲,拿著寶劍準備向巧言的脖子砍去......"王上,不要,不要啊!!"亞拉岡抓住希優頓的手臂說。巧言趁機落跑,”給我滾遠一點~~”他邊吼邊跑。
“甘道夫,由於你救了我,我想送你一點謝禮。城堡裡的東西你喜歡的就通通拿走吧!”希優頓說。”那麼,請將影疾賜給我!我即將要去打仗,影疾是最好的夥伴了。我從來沒看過像影疾這麼好的一匹馬,帶他上戰場肯定很有幫助!"甘道夫說。聽完甘道夫的話,希優頓很乾脆的牽出影疾,將牠送給甘道夫。

四 消失的兩人

“嘿咻嘿咻,喝喝哈嘻…”這是半獸人們集訓時的口號。"給我跑快點,不准停下來!”半獸人隊長這麼一吼,就沒人敢違背命令了。
半獸人們把皮聘和梅里抬走之後,就一直不停地趕路,雖然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趕到哪。皮聘為了讓人找到他們,把凱蘭崔爾送給他的羅瑞安徽章拆下來啣在口中,半路上就把它吐在泛黃的草皮上。"你這是在幹嘛呀?這可是森林女王特地送給魔戒遠征隊每一個人的禮物耶,你居然就這樣把它丟在地上?"梅里靠在皮聘耳邊偷偷的說。”那有什麼辦法,難道你要就這樣等死?”皮聘回答。就這樣,兩名半獸人各自揹著皮聘和梅哩,沒日沒夜地趕路。
隔天清晨,亞拉岡來到昨天皮聘扔下徽章的地方,”羅瑞安徽章不會無故掉落,”亞拉岡說,”肯定是有人刻意把它丟在這裡。”勒苟拉斯、金靂和甘道夫也都蹲下來查看。"這裡被搞得這麼亂,我看八成昨晚曾經有過一場大戰。”勒苟拉斯也點頭附和。
沒錯,在亞拉岡發現徽章當天,昨晚確實有一場大戰,只屬於半獸人的大戰。
“隊長,如果不休息的話,我就再也走不動了!"一名半獸人說。"我也是!""我也是!"我也是啊!"......一群半獸人跟著吼著附和。"好,那今晚就在這裡休息!"半獸人隊長說。"我想吃肉,好幾天都沒吃到新鮮的肉了。"剛剛主動要求休息的半獸人說。"那就把他們吃掉,如何?"某半獸人用渴望的眼神望向皮聘和梅里。"笨蛋,他們不是養來吃的,我抓他們來是為了訓練他們成為一名稱職的半獸人!”半獸人隊長大吼。”那吃他們的腿呢?他們看起來很新鮮。”提議吃掉兩人的半獸人又用渴望的眼神看著他們說。”不行!絕對不行!”半獸人隊長又是一聲怒吼。”是…”那名想吃哈比人肉的半獸人悻悻的說,深怕被隊長給砍頭。
“既然你們都說你們想吃肉…”大夥兒全都一臉疑惑的看著半獸人隊長。"這樣總行了吧!"半獸人隊長砍下某名半獸人的頭說,大夥兒見狀,全都瘋搶成一團,只有兩人除外:梅里和皮聘。他倆只想著要怎麼趁機落跑。但由於半獸人把他倆的手和腳都綁了起來,梅里和皮聘就算想跑也只得用爬的才行得通。”梅里!梅~里~!”皮聘在梅里耳邊輕聲喊道。”幹什麼啦?你想嚇死人。”梅里揉揉眼,嘟著嘴沒好氣的說。"梅里,我看哪,要逃跑也只能趁現在了,我們快逃吧!”皮聘焦慮的眼神透露出渴望安全的心情。梅里和皮聘在地上爬,而半獸人依然在搶肉吃。”你想幹嘛?"某名半獸人一腳踩在梅里身上,"想逃跑?可沒那麼容易!"他舉起小刀說。"不准傷害他們!你若膽敢傷害他們,我就一刀砍斷你媽的臭頭!"某半獸人說。這時,法拉墨的大軍個個騎著駿馬,衝上來殺敵。皮聘拿出凱蘭崔爾送給他的萬用小刀,砍斷手腳上的粗麻繩,也幫梅里砍斷,一起就這麼逃了出去。
“地上有著兩名哈比人躺過的痕跡…”亞拉岡說。”麻繩被剪斷..."他收起昨晚梅里和皮聘砍斷的粗麻繩當作搜查線索。"喂…”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法拉墨,把亞拉岡嚇得跳起來。”你是否也在追尋你的兩名朋友?"法拉墨問。"是的,你有沒有看見兩名哈比人,呃,他們看起來很矮小,就像小朋友一樣?"亞拉岡激動不已。"昨晚,我們闖進了半獸人休息的巢穴裡,把他們殺得精光,但我們這邊卻也沒半個人活下來,除了我和兩名倖免者。但你說的哈比人,我們倒是沒看到。”法拉墨一五一十乖乖地描述昨晚發生的事。”那屍體呢?"亞拉岡問。"都堆起來燒掉了。你看到沒有,在那邊。"金靂啞口無言,張大嘴巴呆呆地看著法拉墨。"或許他們已經死了。"金靂說。經金靂這麼一說,原本就感到絕望的亞拉岡,內心瞬間崩潰。”我們去看看!”勒苟拉斯說。
在堆屍體的地方,他們找到了梅里的小腰帶,"這是哈比人的腰帶,"亞拉岡說。"嗚啊~~!!!"亞拉岡這下徹底絕望了,他絕望的大吼,回音響遍整個洛汗國。”我猜,這些或許都是他們刻意要留給我們,代表他們還活著的證物?”甘道夫說。”既然這樣,我們還有希望!”金靂說。

五 戰前準備

皮聘和梅里逃進法貢森林,相傳那裡有很多活生生的樹人。”這裡總算不會被發現了吧?”皮聘說。他稍稍卸下了心防。”兩個臭小鬼,看我怎麼樣砍斷你的頭!”一名半獸人在沒裡和皮聘逃進法貢森林沒多久,就衝進森林裡大吼大叫,似乎是已經找到他們了。”皮聘,我們快跑!”梅裡很焦急。他們爬上一棵粗壯的樹上,"嗚哇啊啊!"皮聘突然大叫,梅里往他的方向一看,他的腳被半獸人給抓住了,動不了!”…喔欸?"皮聘抓住的樹幹突然長出眼睛,"嗯...啊..."他們兩人抓住的樹居然發出了聲音!"啊!!"半獸人發出慘叫,剛剛那顆長了眼睛還發出聲音的樹人從土裡拔出一半的樹根,踩扁了剛剛抓住皮聘腳的半獸人。”嗯,啊,你們看起來很像小半獸人。”樹居然走起路來了!”莫非,你就是法貢森林流傳許久的樹人嗎?"兩人問。"沒錯,我是樹人,我的名字叫做樹鬚。在這座森林哩,還有許多不一樣的樹人呢。以前,本來還有樹妻,女的樹人,但是她們都因很實用,被半獸人們全部都砍光了!我恨半獸人!恨薩魯曼!更痛恨索倫!"樹人非常憤怒。"說到頭來,你們長得真像半獸人啊。""我們是從夏爾來的哈比人,不是半獸人!"皮聘說。"我沒聽過啥哈比人,或許,或許你們真的不是半獸人,是我們樹人還不知道的種族。”樹鬚幽幽的說。”沒錯,我們不是半獸人。"梅里的語氣很堅定。"我們要幫洛汗國打仗,洛汗國即將爆發戰爭,半獸人在洛汗國自由穿梭,我們必須幫忙!你要去嗎?”皮聘問,他的眼神充滿期待。”嗯,我看我們也必須召開一場樹人會議了。
樹人會議開完,樹人們也決定參戰,但他們並不是要幫洛汗國,而是直接攻打薩魯曼的地盤。
“你們要怎麼攻打?別跟我說要直接衝進去。"皮聘說。"嗯,我們當然不可能用這麼野蠻的手法,你要記住,樹人的個性可是很溫柔的。”樹鬚說。
亞拉岡、勒苟拉斯、金靂和甘道夫為了今晚的戰爭,正在疏離洛汗的老弱婦孺。"你看,洛汗只能上戰場的只有男性,而很多都在昨天跟半獸人打鬥時犧牲了。你何不搬救兵來?"亞拉岡對希優頓說。"誰要來幫我們?蠢死了,你就算叫到喉嚨破掉,也不會有人來幫我們。再說,洛汗的國王是我希優頓,不是你亞拉岡!”希優頓的態度很臭屁。”剛鐸會來幫我們。”亞拉岡堅定地說。”蛤?剛鐸?"希優頓嘲諷地問,"當初我們爆發戰爭的時候,剛鐸也說會來幫我們哪!結果勒?說好的剛鐸到哪裡去了?"希優頓打死都不肯相信剛鐸。”而且現在,還有很多人沒有劍和盾牌,你說誰要借他們?”
“我可以借他們。"勒苟拉斯跳出來說。"當初我們分離的時候,我們的伙伴之一:璦琍絲,把她的劍跟盾牌都借給我們了,我們可以用她的。"勒苟拉斯遞出自己的劍給希優頓。"去吧,看有誰需要就借給他吧!”勒苟拉斯看著璦琍絲借給他的劍說。”真希望飛烏龜在我們身邊,他的龜殼攻擊真的超厲害的。”金靂嘆了口氣。

六 洛汗攻城戰

終於,到了打仗的時候了。夜晚即將來臨,戰爭也即將爆發。洛汗騎兵們和亞拉岡他們全數集結,準備迎接薩魯曼的十萬大軍,也就是半獸人大軍。”嘿、喝…外面的狀況怎麼樣了?喝…”金靂猛力的跳著。”要我形容給你聽嗎?還是要我找個木箱給你墊著?”勒苟拉斯強忍住笑意問。”我看算了…”金靂撇頭說。
大家舉起弓箭,朝向半獸人大軍們,半獸人們的霹靂無敵長刀也朝向洛汗軍團們。”咻!”某個居民因為太緊張,不小心放箭了,戰爭就此開打!
“喝呀!””煞!""乓...""磅..."各式各樣的聲音在戰場上響起,”轟!”天空閃過一道黃色亮光,緊接著,”唰啦啦…””喔喔!下大雨了!”勒苟拉斯說。”放箭!"亞拉岡大喊,這時,所有箭矢從聖盔谷旁的高塔呼嘯而過,彷彿下雨一般讓人措手不及,許多半獸人就這樣敗在箭雨之中。”放箭!”亞拉岡第二聲大喊。這是第二次下起箭雨。”有梯子!”不知道是誰突然大叫,一堆半獸人沿著梯子爬上高塔,開始對塔上的人們展開侵略。"亞拉岡!"勒苟拉斯一聲大喊,亞拉岡被半獸人擠下去了,就這麼落入半獸人隊伍中,但半獸人們卻只當他是顆石頭。
勒苟拉斯拿起璦琍絲借給他的盾牌當作滑板,舉起弓箭,從樓梯上滑到地面,一邊滑一邊射箭的他,滿腦子卻只想著要救亞拉岡。”嗚呼,幸好沒弄壞!”勒苟拉斯感到很慶幸。”不然回去我肯定被飛烏龜揍到腦袋破洞!"勒苟拉斯說。他似乎想起他原本下來是要幹嘛了,"亞拉岡、亞拉岡!"他大喊著。"嗯?我好像踩到啥了..."他驚覺腳下有東西,低頭一看,他踩到的東西居然是亞拉岡的頭!“啊!原來你在這!"快起來,我們要回去作戰了!"勒苟拉斯伸出手說。"我的頭被你踩著,起不來啦!"亞拉岡覺得很傻眼。"唉呀,對不起~”勒苟拉斯趕緊把腳挪開,就這麼剛好踩到一隻半獸人的腳。亞拉岡趁機把那隻被踩到的半獸人給一刀刺死。他們倆人回去之後,繼續奮鬥。
“守住城門!"希優頓大喊。"那些婦女有沒有其他洞窟可以躲啊?她們這樣很危險的。"亞拉岡問希優頓,但由於雜音太多,希優頓始終聽不到亞拉岡在說啥。”我們去幫忙!”亞拉岡說。金靂和亞拉岡趕到城門邊,看到另一堆半獸人想要攻破城門,亞拉岡趕忙拉著金靂躲起來。"我們幹嘛這樣躲躲藏藏?直接正面迎敵不好嗎?"金靂說。"你等等嘛。"亞拉岡作勢要他安靜。大概經過了五分鐘吧,他們倆看半獸人一直攻不破城門,金靂終於凍未條了,”喂,把我丟過去!"金靂說。"蛤?"亞拉岡不可置信,嚇一跳。"我太矮了,跳不了這麼遠啦!"亞拉岡瞬間明白了金靂想幹嘛,他把金靂丟過去後,自己也跟著跳過去。"喝啊!"亞拉岡大吼。就這樣,兩人在橋上跟半獸人打鬥,不計可數的半獸人被兩人嚇到,一腳踩空撞到其他半獸人,一堆半獸人就這樣掉下去摔死了。隨後,勒苟拉斯拋下繩子將兩人拉上來,"你殺幾個了?"金靂問勒苟拉斯。"我殺了五十四個!”勒苟拉斯說。”又讓你贏過我了,你等著瞧!”金靂很不服氣。
隨著曙光的到來,“放掉水壩的柵欄!”樹鬚命令。其他樹人也跟著照做。"兩個哈比人,抓緊了!"樹人說。"梅里,抓緊!"皮聘說。一轉眼,波濤洶湧的河水從水壩衝下來,淹沒了黑騎士,沖垮了半獸人的基地,淹沒了薩魯曼的塔,薩魯曼站在塔的最高樓層,原本驕傲的神情瞬間垮下來,滿臉充滿焦慮、恐懼與挫折。"怎麼會這樣?"薩魯曼的恐懼淹沒了他對這場戰爭的驕傲。他抱著頭,在塔內四處亂竄,像極了一隻瘋掉的狗。最後,由人類取得了勝利。

七 咕嚕與魔戒

“可惡的臭小偷,他們偷走我們的寶貝,嘶嘶,我們需要它…”佛羅多、璦琍絲和飛烏龜正熟睡時,咕嚕悄悄靠近他們,一邊碎碎念。他悄然無聲地靠近佛羅多,伸出手,想抓住掛在佛羅多脖子上的魔戒,但就是這麼不巧,他抓到的不是魔戒,是佛羅多的衣領。
“嘶嘶的,把它給我!我們需要它!”咕嚕大喊。佛羅多用盡力氣想要把咕嚕的手扳開,但咕嚕力氣很大,就是扳不開。"封印解除!"璦琍絲掏出權杖,"盾!"璦琍絲使用盾牌想保護佛羅多,咕嚕瞬間被盾給彈飛,頭撞到地板。"嘶嘶,可惡,竟敢偷襲我!吼啊!"咕嚕大吼大叫,沒拿到魔戒就是不肯罷休,咕嚕撲向璦琍絲,想把她手裡的魔杖搶走。"飛烏龜!你還在旁邊看什麼戲啊,幫忙啊!"璦琍絲大叫著。"吃我龜殼吧你!"飛烏龜縮進龜殼裡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向咕嚕的頭,把咕嚕打趴在地。大夥兒還來不及反應呢,咕嚕又再次撲向璦琍絲,這次想鎖她的喉。佛羅多拔出寶劍刺針,”你敢動她任何一根汗毛,我就用這個割斷你的喉嚨!”佛羅多眼神充滿憤怒。
咕嚕看見寶劍刺針,又看到魔戒,不停的嗚咽,漸漸的鬆開手,璦琍絲和飛烏龜合力把咕嚕綁起來,不讓他亂動,像在遛寵物一樣。璦琍絲收起魔杖和盾,"所以妳說空手也能作戰,莫非是想用庫洛牌嗎?"飛烏龜問。"沒錯!"牽著咕嚕的璦琍絲說。"燙死了,嘶嘶,冰死了,可恨的精靈織的臭繩子!嘶嘶!"咕嚕一邊胡言亂語,一邊死命掙扎。這時候,佛羅多停下來,望向咕嚕,”你知道怎麼去魔多?”他問。”是的,嘶嘶,我知道怎麼去。"咕嚕說,"你去過?"佛羅多又問。"是的,嘶嘶的,我們去過,我們可以帶你去,我們用寶貝發誓,讓我們當你的嚮導,用寶貝發誓!"咕嚕滔滔不絕的說著,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惹來佛羅多的同情。佛羅多解開繩子,"你要乖乖地帶我們到黑門,否則我不會再信任你第二次。”佛羅多的表情很嚴肅,但卻又顯得有些疲累。
飛烏龜和璦琍絲看見佛羅多的舉動,內心不免傻眼,但基於去魔多的份,他倆就沒再計較。"佛羅多啊,你確定真的要這麼做?"璦琍絲問。"是,我必須這麼做,否則我們永遠都到不了魔多。”他說。”嘶嘶,跟著我們來!”咕嚕連跑帶跳,不知道在興奮什麼。
咕嚕帶他們來到死亡沼澤,裡面佈滿死人靈魂。"嘶嘶,這裡是史麥戈發現的,半獸人不知道這條路,嘶嘶的,只有史麥戈和主人知道。""不要跟著鬼火走,跟著史麥戈走,史麥戈會安全帶你們到達魔多的黑門。”咕嚕邊跳邊說。佛羅多被魔戒折磨許久,已經非常疲累。他分不清楚到底要往哪邊走,竟然就這樣跟著鬼火,自己一個人落單了。飛烏龜一直沒聽到佛羅多的聲音,覺得不對勁就往後一看,"哇!佛羅多人到哪裡去了?"飛烏龜很緊張。璦琍絲聽到飛烏龜的聲音,”啊!在那邊!”璦琍絲說,她眼睜睜的看著佛羅多落入沼澤的水裡,衝過去把他拉上來。
“我知道你很累,但可惜的是,我現在不能用翔載你,我如果在這個沼澤裡施魔法,魔力會受到干擾。”她說。”加油,我們快點逃離這裡,就能休息了!"璦琍絲的鼓勵讓佛羅多打起精神。他們穿越沼澤,來到一片空地睡覺。正當璦琍絲、佛羅多和飛烏龜都在睡覺時,咕嚕一直在跟好的自己對話,一直碎碎念。
昱日,他們總算到達黑門,”快,躲起來!”咕嚕看到黑門前的半獸人,趕緊對他們說。等半獸人們離開後,”快,趁現在!"佛羅多打算趁機溜進魔多,卻被咕嚕一把抓住。"這裡太危險,會被發現,嘶嘶,史麥戈知道另一條路,要爬樓梯,然後,嘶嘶,再攀岩上去,就可以到,嘶嘶。”咕嚕比手畫腳地說。
他們跟著咕嚕,一邊走,一邊聊著自己被寫成故事、被閱讀。佛羅多經過昨晚休息之後,氣色明顯好很多,也元氣滿滿。咕嚕趁機消失,”等他們全都死了之後,我們就可以拿到寶貝,嘶嘶,史麥戈殺過人,我們可以對他們動毒手,嘶嘶的,也許她可以,是的,她可以!"咕嚕滿足地想著他的殺人計畫。”咕嚕,你走太慢了!我們不等你哦!”佛羅多笑著說。”嘶嘶,史麥戈在這裡!”
“往這裡走!”咕嚕說。
作家:光速少女
發表於 2021.10.11 21
全新批閱服務,熱寫上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