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內容

那年夏天的風

今年夏天,好像不怎麼熱,不怎麼令人難忘,這麼說也許不對,因為,在我心裡已經有了一個難忘的夏天,不是熱的難忘,也不是玩的難忘,而是,痛的難忘。

小風,是我從小最好的朋友,以前一到夏天我們總會互相潑水,游泳,吃著隔壁老伯送的蘋果,對我來說,那就是夏天最好的時光,「小晨,妳覺得日本最好的景點是什麼?」一天中午,我和小風一起並肩坐在草地上,一向活潑話多的他突然壓低音量,神神秘秘的對我說,「什麼?」用水流洗了洗手中蘋果,我疑惑的問他,「今年夏天,我爸媽要帶我去日本喔!」「日本!?」他興奮的點點頭,又接著說:「他們好不容易放一次長假,所以就打算帶我出國,連機票都訂好了」「真好,那你要記得回來帶禮物給我喔」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,就像是在藍天中綻放炙熱火焰的太陽,永不枯萎。那時,我真心的替小風感到高興,因為工作的關係,他的父母常常不在他的身邊,小風也無法和他們住在一起,所以,他平日都住在我家裡,與我作伴,然而,我卻從沒想過,那天是我和小風最後一次見面…。就在他出國後的幾天後的某天夜裡,天特別黑,也沒有風,不過也剛好襯出月亮的明亮,鈴鈴鈴,一通電話的到來,打斷我的思緒,寧靜,並且,也為我迎來了無限的孤獨…。

醫院裡的藥水味很重,我一點也不喜歡,但是,那裡卻有一個讓我不得不去的理由,一踏進急診室,映入眼簾的是放在路中央的兩張病床,一男一女,我認識他們,女人是媽媽在大學的朋友,也就是小風的媽媽,而躺在旁邊的則是小風的爸爸,爸爸站在一旁沉默不語,媽媽則跪在病床旁邊,頻頻落淚,就連姐姐也抓著我的手,不停的顫抖著,而我,一滴淚水也沒掉,我只是一直想著小風,那個和父母一同出國的他呢?醫生緩緩走過來,看了媽媽一眼,和爸爸說:「他們是從日本回來的路上發生空難,而和他們同行的男孩現在目前失蹤,不過…我想從那麼高的地方摔落,也能…也已經發生不幸了…請節哀」分別替他們蓋上白布後,護士先後將二人推走,一瞬間,空氣中似乎填滿了一種名為悲傷的氣體,媽媽啜泣的聲音迴盪在整個走廊,失蹤,代表的是不是…小風其實沒有死?其實還活著?這種想法,在時間的消磨中逐漸消失,但是,卻也總會保留那麼一個1%,讓我相信他還活著,從不間斷的一直存在。

人生如白駒過隙,十年一瞬間就過了,我擔任著不知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的圖書館志工,只因為今天是叔叔阿姨的忌日,而失蹤的小風以前最喜歡的就是書,媽媽要我好好的完成一件小風會喜歡的一件事,所以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會在圖書館當志工,某一天夜裡,圖書館裡已經沒什麼人了,我趁機望一望深藍的天空,星星耀眼的閃爍著,這讓我想起那年夏天的夜,也是這麼的寧靜,這麼的令我難忘,啪!一本書的掉落,讓我睜開了雙眼,尋找著到底是在哪個書架旁,一個高瘦的身影闖進我的視線,一個男人,他看到我時微微發愣,不知道在想什麼,既熟悉又陌生的模樣,使得我倒吸一口氣,等我回過神,男人已經站在我面前,把書遞給我,他說:「以後,注意一點,不要老是晃神」低著頭,我皺著眉,向他鞠躬:「真的很對不起」耳邊還迴響著他輕笑的聲音,他就已經難掩笑意的又接著對我說:「我記得妳以前不是這樣的,晨」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,就和小風一模一樣,「是你嗎?小風…?」我的聲音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顫抖,他又向我逼近一步,輕輕的抱住我,說:「不是我,還會是誰?抱歉,我回來晚了,讓妳等很久吧?對不起,小晨」屬於夏天的南風從我身後吹進來,包覆著我,屬於我的風,在今年夏天,又再度回來了。

那年夏天的風,走的突然,令我措手不及,但,今年夏天的風,來的及時,讓我體會到了,等待的意義…。
作家:下雪的小螃蟹
發表於 2019.07.17 88
老師回應

本篇5級分,可從文章佈局看出作者的用心,且敘述流暢。

全新批閱服務,熱寫上市